最新最快太阳能光伏资讯
太阳能光伏网

"水牛"变"电牛"?皇氏集团瞄准光伏产业,董秘办否认蹭热点

皇氏集团(002329.SZ)在跨界这件事上越挫越勇。

此次皇氏集团将目标锁定在势头正热的光伏产业。近期,皇氏集团已和能源企业成立合资公司。

有投资者质疑皇氏集团布局光伏产业的动机,是否为蹭热点。皇氏集团董秘办工作人员向蓝鲸财经记者否认这一说法。

前有跨界影视、信息产业爆雷踩坑,皇氏集团现入局光伏产业是否会重蹈覆辙?

进军光伏产业

2021年财报中,皇氏集团就透露出2022年进军光伏产业的想法,以积极响应“碳达峰”、“碳中和”的国家绿色发展战略,牧场建设与“农光互补”、“牧光互补”相结合,与相关合作方充分利用现有的及未来新建的厂房、牧场进行光伏资源利用开发。

近期,记者了解到,皇氏集团的光伏产业布局已经有了实质进展。

5月20日,华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股份)与皇氏集团共同成立华能皇氏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能皇氏),其中皇氏集团持股30%。

5天以后,华能股份又与上海原乐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北海皇氏阳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海皇氏),皇氏集团虽未持股,但是在北海皇氏的高管名单中出现皇氏集团的高管陈宝红。

皇氏集团在与投资者交流时表示,华能皇氏主要业务包括光伏发电、风电的开发。皇氏集团计划通过能源开发所获得的收益,降低公司牧场、乳品加工厂的建设成本、土地租金成本等。北海皇氏拟作为皇氏集团与专业光伏能源开发投资机构业务合作中的项目合作方之一。

该公司还强调,涉足光伏产业为皇氏集团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目前已与数家新能源开发及投资专业机构形成战略合作关系,具体合作方式仍在探讨。

记者在中国电力网上发现,北海皇氏作为10GW高效光伏组件制造项目的运营主体。该项目计划总投资50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约15亿元,用地面积约400亩,年产值约200亿元,年缴纳税收超过3.5亿元。北海皇氏将依托华能集团与皇氏集团的资源优势,立足北海,面向全球,致力打造行业顶尖的高效光伏组件智能工厂。

从该则消息来看,北海皇氏如能顺利运营,皇氏集团或许会在此次跨界中大丰收。

记者致电皇氏集团董秘办询问光伏业务是否会作为一个长期的利润点,以及是否会接外部业务时,该工作人员表示,“皇氏集团主营还是乳制品业务,光伏业务是通过帮扶牧场,节约牧场的成本,使牧场增加一些收入,并且只是在皇氏集团牧场上的综合利用。”

皇氏集团究竟在光伏领域怎样计划,暂时还不得而知。但是已有部分投资者质疑皇氏集团是否又在蹭光伏产业的热点,为何不能安安稳稳运营乳制品产业?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入局光伏不是蹭热点,并不是像跨界做影视一样,而是响应新能源的号召,通过牧场节约能源。”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记者,此次皇氏集团入局光伏产业,即使与专业企业合作,自身也没有任何该行业的技术优势、成本优势或渠道优势,所以其进入光伏产业不具有竞争力,很难预期能带来新的利润增长。而所谓用于降低牧场建设成本及租金成本,理由不够充分,毕竟牧场利用光伏设备的程度与投入光伏设备生产相比,性价比很低。

沈萌认为,在不具备竞争优势或不符合性价比的条件下,皇氏乳业涉足光伏产业或许更多是考虑“新能源”概念对二级市场的功效。皇氏乳业此前热衷于跨界,但效果都不具有对业绩结构长期性的支撑,但是在二级市场上的确掀起过几次波动。

被忽视的水牛奶

皇氏集团虽为广西老牌水牛奶企业,但是却一直将进步的希望寄托于他处。

2013年,皇氏集团营收规模在8亿元左右,主要由乳制品提供。或许是乳制品业务不足以支撑皇氏集团的野心,又正值影视行业红火,皇氏集团在2014年通过对文化产业的并购入局影视行业,进行外延式扩张。

然而,影视行业的爆火也只是昙花一现。2017年,皇氏集团的影视业务走向下坡路。

2018年6月,随着影视行业监管升级,出现成本升高、产能过剩等问题,皇氏集团影视业务收入一落千丈。而原本的主业乳制品、食品收入在当年已经超13亿元。

2019年,皇氏集团痛定思痛,决定聚焦乳业,将影视板块完全剥离。

虽然回归主业的口号已经喊出,但是皇氏集团还是在运作着非乳制品业务——信息业务。

信息业务也使皇氏集团在2021年再度陷入亏损境地。数据显示,皇氏集团营业收入25.69亿元,同比增长3.15%,净利润-4.72亿元,同比减少244.01%。

皇氏集团方面坦言,受疫情及成本大幅提升等影响,信息板块业绩不理想,皇氏集团对信息板块业务公司形成的商誉、无形资产、存货计提了大额减值,导致皇氏集团2021年度出现较大亏损。

皇氏集团在多元化中迷茫时,乳制品业务却在悄悄增长。2021年,皇氏集团乳制品营收超过20亿元。

有乳制品从业人士向记者直言,“如果皇氏集团能够专心在乳制品领域,取得的成绩会更高。”

可是皇氏集团的乳制品业务即便体量实现增长,毛利率却持续走低。

2016年,该公司乳制品毛利率38.08%,到2021年,乳制品、食品的毛利率只有21.47%,具体看低温奶、常温奶毛利率分别为26.75%、17.21%。

“水牛奶的生产成本较高,叠加饲料价格等养殖成本都在上涨,所以会影响到毛利率。”乳业专家宋亮向记者表示。

毛利率持续走低也就意味着皇氏集团的盈利能力下滑。不仅如此,由于水牛奶的特殊性,未来的发展空间或也会受限。

目前,水牛主要是在广西一带养殖,养殖地区限制了水牛奶的市场范围,同时水牛的数量较少,水牛奶的产量也远不如其他种类牛奶。

该公司相关人员向记者坦言,其实以前在北上广试水过水牛奶,由于渠道问题,推广有难度。以及水牛数量有限,影响产量,现在也在加快速度提升产量。

正在皇氏集团苦于市场突破时,乳制品头部阵营中的君乐宝抛来橄榄枝。

1月24日,皇氏集团宣布与君乐宝、云南皇氏来思尔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思尔乳业)、云南皇氏来思尔智能化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思尔智能化)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皇氏集团指出,君乐宝战略入股皇氏来思尔,将为皇氏来思尔乳品走出西南、迈向全国打下基础。同时皇氏集团和君乐宝将以皇氏来思尔为纽带,在养殖、育种、加工、研发、精细化管理等多个领域加深交流和合作,进一步提升竞争力。

皇氏集团与君乐宝战略合作,或将是皇氏集团乳制品突破瓶颈的一次机遇。但是在这之前,皇氏集团或许更要认清,乳制品业务对于自身又是怎样的存在。

最新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