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快太阳能光伏资讯
铝业新闻网

"拖鞋大王"将铸锭单晶异质结(HIT)效率提高到24%以上,靠谱不?

出圈的光伏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外部投资者,这不,连“拖鞋大王”都来了。不仅来了,而且还带来了爆炸消息。

两则公告隐藏的三大细节

1月25日,香港上市公司宝峰国际发布公告,其单异质结(HIT)电池光电转换效率已经大于24.0%,并于2020年12月取得福建省计量科学研究院颁发校准证书。宝峰国际称该HIT电池的总成本比现时市场上使用提拉法单晶硅片生产的常规HIT电池低很多。

1月29日,宝峰国际发布第二份公告,斥资3746万元以现金支付购买保利协鑫290台铸锭炉用以生产低成本异质结电池所需的单铸硅片,宝峰国际的单晶铸锭电池产能将超过7GW。

两则看似平平无奇的公告,却隐藏着诸多细节信息。

细节信息一:宝峰国际要跨界做光伏电池;

细节信息二:宝峰国际的光伏电池采用的是铸锭单晶硅片;

细节信息三:宝峰国际的铸锭单晶异质结电池效率已经突破24%,并获得了校准证书。

三大细节信息,也带来了诸多疑问:宝峰国际是谁?为何要跨界做光伏?进入光伏领选择的铸锭单晶电池是否靠谱?

“拖鞋大王”的诞生

公开资料显示,宝峰国际主要从事拖鞋、凉鞋、休闲鞋的生产及销售,曾是国内最大的拖鞋生产商,被称为“拖鞋大王”,创始人是郑六和。

上世纪80、90年代,家庭作坊式的制鞋遍及泉州,由于条件限制,制鞋名声不太好,生产的鞋一般穿上一个礼拜就差不多坏掉了,民间称之为“礼拜鞋”。“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们就没办法生存。”泉州人郑六和清晰地认识到了“礼拜鞋”的弊端,于是在当地承包了一家台资塑料拖鞋厂。凭借着当时台资企业远超于国内水平的制造工艺,郑六和不断开疆扩土,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上世纪90年代末,积累了丰富加工经验的宝峰引进了香港资金,成立了宝峰旅游用品有限公司,从生产塑料拖鞋转入到生产带有工艺性质的拖鞋。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外贸市场渐渐成为有前瞻意识的商家的主攻战场,郑六和也开始顺应时代潮流,从1999年开始,变贴牌内销为外销,进军国际市场。以美国市场为主,其次是欧洲、中东、非洲、南美洲、澳洲以及东南亚地区。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宝峰鞋业海外市场受阻,95%的产品都出口国外的宝峰决定转战国内主攻中高端市场。

除了战略转型,2008年对于郑六和而言还有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宝峰时尚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宝峰”或“宝峰国际”)在香港港交所正式挂牌。

上市后的宝峰国际,迎来了一段快速发展期。

根据国际顾问公司Frost & Sullivan报告,按2009年及截至2010年6月30日止六个月的收益、产量及销量计算,宝峰国际为中国最大的拖鞋供货商。按自有品牌拖鞋的内销收益计算,截至2010年6月30日,宝峰国际亦为中国最大的拖鞋供货商,拖鞋年产能达5000万双。

净利润连续6年为负

2012年,宝峰国际营收达到历史巅峰的13.52亿元。但好景不长,2013年开始,宝峰国际营收、净利均腰斩,2014年营收更是跌破2亿元,随后基本在2亿元下徘徊。

从2014年开始,宝峰国际归母净利润连续6年为负。2016年度核数师表示,公司亏损净额3.18亿元,流动负债超过其流动资产约1.07亿元,或会对集团持续经营的能力产生重大疑问。随后公司取得1.68亿元信贷,才宣称持续经营的重大不确定性应已不再存在。

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在期内获得收入约为4824万元,同比下降51.7%;中报净利-1141.20万元,同比增长71.7%。

一家鞋业生产企业,为何要跨界到高科技的光伏产业?可能是是净利润的连年亏损急需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也可能是此前短暂触电石墨烯尝到了甜头。

2015年10月14日,宝峰国际公告宣布,已与蓝石科技公司订立协议,收购对方石墨烯技术,包括生产石墨烯EVA发泡材料、石墨烯除臭杀菌芯片、石墨烯压力传感器、石墨烯复合材料技术等10项专利、专利申请及配方。此项技术可以通过在EVA发泡鞋材中添加一定比例的石墨烯复合添加剂来改变EVA性能,从而在保持鞋材重量、弹性、耐磨、防黄化、抗折等造鞋关键指标不变或更好的情况下有效的降低鞋材成本。

完成收购的第二年的7月22日,宝峰国际董事会宣布,子公司福建新峰二维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已与A股体育板块龙头公司——贵人鸟股份签订了一份3年期的销售合同,提供石墨烯EVA发泡材料,含17%增值税的总销售金额约人民币1.6亿元。公司产品已迅速获得市场认可,未来业绩可期。不过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来自石墨烯的产品收入仅为41万元。

转型光伏押宝铸锭单晶

尽管如此,在石墨烯应用领域的开发,还是让宝峰国际看到了新的营收之路。2019年上半年,宝峰国际正式进入储能行业,建立了一条碳基储能电池研发线,包括提供太阳能电站、电网系统及电动汽车的储能电池,并计划于2020年底开始量产。

2020年宝峰国际半年报称,该研发线研制的碳基储能电池样品第一轮测试已经达致所有规定标准,且计划于2020年完成所有测试。此外,公司有望于2020年下半年,进一步降低成本并延长碳基储能电池的使用寿命。

在储能领域的试水还没有最终结果,宝峰国际又把目光盯上了光伏电池领域,采用的还是此前备受争议的铸锭单晶异质结电池技术。

在光伏领域,一项突破性技术的产生,带来的往往是整个行业格局的改变。金刚线取代传统切割技术是如此,单晶取代多晶同样如此。作为后来者的宝峰国际,想要实现在光伏界的弯道超车,必须选择一条度电成本最低的路线。

铸锭单晶虽然并非新兴技术,但如果能以铸锭单晶的成本实现高效电池的技术,那么光伏的未来不只是平价,还将使用最便宜的能源。

铸锭单晶在市场上被称为准单晶(quasi-mono wafer)或类单晶(mono-like wafer)。第一代铸锭单晶硅片曾在2011年至2012风靡一时,由于出色的性能表现,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售价甚至一度超过了直拉单晶。

对于铸锭单晶和直拉单晶的区别,光伏资本市场知名分析师张治雨曾以166尺寸为例,进行过详细分析。

张治雨认为,2020年,若市场端推广没有问题,166铸锭单晶直方片比166直拉单晶倒角掺镓片便宜0.4元以上就意味着铸锭单晶更具性价比。然,通过成本分析我们也可以看到,铸锭单晶的单片制造成本和直拉单晶基本一致(甚至略高),那么售价低就意味着铸锭单晶的盈利能力必将不如直拉单晶,所以铸锭单晶的出现将不能改变直拉单晶为绝对主流的时代趋势。

张治雨预测,2020—2021年,单晶硅片有望占据80—85%的市场份额,铸锭单晶凭借硅料的优势、折旧的优势和对更低利润的容忍,会占据15—20%的市场份额;至于多晶硅片,将会随着全面Perc时代的到来而彻底消逝于烟云之中。

争议选择结果未知

其实在铸锭单晶研发方面,保利协鑫早在2011年就已经开始,还曾计划用铸锭单晶和单晶拼命,不过之后受困于资金问题而搁浅。而此次作为新进入者的宝峰国际,选择的恰恰就是保利协鑫的原有设备。根据宝峰国际的公告,双方牵手之后,研发团队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在2020年9月成功开发铸锭单晶制作异质结电池的新技术,转换效率超过了24.0%。

据了解,目前主流的电池技术中,PERC/PERC+的量产效率通过技术的升级优化已突破23%,或可进一步向23.5%靠近,但效率挖潜空间正逐步接近极限;异质结电池中,2019年规模化量产的平均转换效率达23%,中试线平均量产的效率已普遍接近24%或达到24%以上,全球异质结电池的效率记录是钧石能源的25.2%。而根据业内专家的说法,HIT电池理论效率可以最高可以达到27%。

与现有前沿技术相比,此次宝峰国际宣称的>24.0%的转换效率,至少已经接近单晶异质结电池,起点并不算低。但因暂未实现量产,大概率是实验数据,不知道量产之后的效率,究竟能达到多少?希望光伏新军宝峰国际能给行业带来更多惊喜,而不是又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炒作案例。

最新相关

浙江石油建成装机容量最大光伏电站

9月13日,浙江石油嘉兴城东路光伏发电站建成,即将投入运营。该站装机容量87.7千瓦,年发电量9.5万千瓦时,完全满足日常用电需求,并将余电销售给国家电网,是浙江石油光伏板规模和装机容量最大的光...